2012年1月19日 星期四

Day3 - 吳哥城之東

第三天,我們繼續去吳哥的城東。


我在吳哥的時候,"放下"的頓悟特別強烈。(回到馬國卻又馬上原形畢漏!我真沒用!)
原本我認爲去吳哥就要帶canon才對,因為那樣才能拍得出原汁原味的色彩。
哈!結果,我錯了啦!誰說的?!屁!普通的相機又有什麽關係?幹嗎那麽無聊去執著小事情? 所以這天我只是偶爾用了川先生的相機做點記錄而已。

剩下時間,就是用我的眼睛去旅行啦~ ~ 舉起手唱啦啦啦啦啦~


早上10點半我們抵達Prasat Kravan, 其實我們之前也沒跟司機說要去哪里。只是前一天很隨性的約了他第二天再見面。 所以,接下來的行程是,tuk tuk司機載去哪里就去哪里!
好幸福,一路上我們只需要負責吹風聊天,到了寺廟就下車看。
原來,包司機的感覺是那麽爽。哇卡卡卡!

Prasat Kravan 有非常美麗的磚雕,庭院也种了很多的樹。這裡沒什麽人氣,但多了一份寧靜。

我問司機,爲什麽這裡一個遊客也沒有?!! 如果不是吳哥之美提起這裡,我還以爲他帶我們去什麽奇怪的地方。原來是,我們太遲出發了啦!別人這時候都已經往別的景點移動,有的也準備囘酒店休息吃午餐了。

跟昨天在大吳哥城遇到一大團觀光客的情況很不一樣,最多也只是偶爾和背包客差"車"而過。


 站在Prasat Kravan 的中央主殿, 内部牆壁上可以清楚看見Vishnu像的浮雕。






觀光牌子上寫著Sra Srang, 我翻開旅遊書才知道這就是有名的皇家浴池。爲什麽浴池要做得像湖那麽大? 浴池是拿來干嘛用的?

“國王洗澡的地方。”
“....................哇!”



咦?! 誰説是國王洗澡的地方?這裡根本是小孩子的戲水天堂!
一群小孩輪流著表演跳水,比看誰跳得最美最有姿勢!


如果真是國王以前洗澡淨身的地方,如果他還在世,不知道看見這樣的景象會不會氣到中風!


書上說Jayavarman和他的王妃們都曾在這裡沐浴。

(哇!那他的王妃一定很多)




Sra Srang的對面是一間寺廟。
隨著引道走進去,想象著内戰時期爆炸的情況,盡是散落一地的石塊和不成形的引道。

很多時候我們站在寺廟中不是驚撼鬼斧神工的雕刻技巧。而是驚訝看到很多快倒塌的石門和石柱!又或是看見突然多出來的石磚,忍不住問它:“你的家在哪?” “你原本是長得怎樣的?”




Banteay Kdei 可以看見很多仙女雕刻。有的看起來象在跳舞,有的卻在挽髮。

.
.
.
不管是從照片看還是實際看, "變身塔"根本就不震撼! 變身塔?旅遊書上說這裡是舉行火葬的寺院。

 "我懶惰上去了,你自己去,  我看書一下下"


如果看到這裡你被我誤導,喝喝!真的很對不起!請不要相信我的第一直覺和旅遊書說的。
我讀完了吳哥之美的變身塔一篇,看法完全改變。這裡太奧妙了!我太喜歡這裡了。以致于當晚我就忍不住就寫了第一篇遊記Pre Rup. ---> 我在Pre Rup遇見了生命的輕與重.



比起越南的小孩,暹粒的小孩可愛多了。至少不會一直纏著我給她一塊美金。
暹粒女孩揮揮手送別我們。





後來我們又去了East Mebon, 乾脆就坐在樹蔭下讀起書來。
蔣勳說旅行可以不那麽膚淺的,建議我們帶一本書去閲讀。但......《真臘風土記》的文言文很難懂,請問有沒有白話文的?




很快,又到了午餐時間。我們有了幾次經驗,發現這裡的maggie麵最好吃。於是決定一個叫湯麵一個叫炒麵。 周圍很多小女生用流利的英文像我們兜售紀念品。我們聊了聊於是拿出rocky請她們吃。 每個人拿過一支rocky就連說謝謝,這裡的小孩比城市的小孩還要懂得知福感恩。

.
.
.




吃飽飯以後,我們往前走,來到了Ta Som。



Ta Som的東門石塔歪歪斜斜的, 古樹支撐起門塔,樹根延續了吳哥古文明的生命。

.
.
.






2011年10月正是雨季加上淹水, 所以這時候的涅磐寺跟平時的很不一樣!




越往内走越像是走在discovery紀錄片里。我覺得河底隨時會有東西跳出來咬我!




涅磐寺積滿水,只能站在外圍觀看。 我們站在外面只看見一個蛇頭。

看完涅磐寺,我們又去了一間寺廟,我累得跟司機說要回去休息了。

連日落也懶得看, 決定睡飽午覺去道地夜市走走。




(終于結束吳哥城的遊記)




2012年1月15日 星期日

Day2 - 美金5塊半的韓國餐 청기와



沒有看錯!這裡不是韓國!是暹粒! 




一坐下來服務員就拿來韓文菜單. 這裡的餐廳一般都有英文菜單的, 但暹粒的韓國餐廳根本不是要做遊客的, 拍謝啦! 他們沒有英文menu啦!

雖然韓文菜單很難看懂, 但還是可以點餐的. 因為KIMCHI 和 BI PIM PAP 很容易講 ! 哇哈哈!!!



一份泡菜鍋, 付兩碗飯, 而且還有吃不完的小菜! 只要4塊美金! 

川先生說怎麼會那麼便宜?!!!!! 馬來西亞隨便吃都幾十塊一餐, 台灣也是幾百塊一鍋. 結果這裡只要~RM12
味道? 我沒有到過韓國,  不懂道地口味. 
但我跟川先生都認為比在馬來西亞/台灣吃到的韓國餐點還要好吃.(但也不要把我們說的當標準,因為我們這兩天都吃了很不對味的柬埔寨食物)


這裡的小菜, 也非常合我們的味口! (太感動了,不必吃高棉食物了!)






這裡的泡菜和我同事去韓國真空包裝帶回來的泡菜味道一模一樣!好吃到我們吃完又REFILL!


原本我要叫PI PIM PAP(伴飯), 但發音不準, 結果來了PIM PAP(壽司). 哈! 也好, 如果又來一碗伴飯, 根本吃不下嘛! 




實在太好吃, 一片狼吞虎嚥以後.....厄! 好飽!



這一餐吃下來才$5.50, 整個過程川先生超級滿足,邊吃邊微笑, 又不停說好吃! 恩! 於是我們決定隔天中午再來吃! 哈哈哈!!

忘了說, 청기와就在JASMINE LODGE, 也就是我們住的GUESTHOUSE, 的隔壁而已. 好方便!

有誰可以告訴我, 为甚麼暹粒有那麼多的韓國人. 我差點以為我來到韓國的.
連寺廟外叫喊的柬埔寨小孩都會用韓文說:姐姐好漂亮, 哥哥好帥!
路過的A JU MA忍不住說, 我不是o ni! 我是hal mo ni!
在旁的我聽到忍不住偷笑. 幾個A JU MA也跟著越笑越大聲!



Day2 - 巴肯山上的國寺


我們上巴肯山的目的是为了看日落. 這裡雖然不高,但可以眺望吳哥寺.  

一千多年前真腊國王耶輸跋摩一世遷都來到這裡, 建了巴肯寺國廟. 那時候巴肯山下四周一片叢林.  他應該萬萬沒想到後世子孫所建的吳哥寺竟然在一千年后成為了世界偉大建築物之一吧! 





上巴肯山前, 好像應該先到羅洛斯遺址看一看才對. 但我們顛倒了程序. 

我個人很喜歡羅洛斯遺址, 荒廢了的國都好像被人們遺忘了, 但卻活生生的存在著. 我們花了一個早上和下午的時間逗留在那裡, 想像廢磚到底曾經屬於哪裡?








書中說, 這裡的壇台有五層, 一層一層逐漸往上縮小砌成.耶輸跋摩一世把舊國都巴孔寺的建築風格也帶到了新國都來.

傍晚的巴肯山的遊客太多了, 我沒辦法好好好的欣賞巴肯山的美. 
隔天我們去羅洛斯遺址時, 才真正看見了印度信仰的須禰山.





於是我們在天還暗時就離開. 川先生轉頭回望巴肯山. 哇! 人滿為患阿!



下山的路上, 我們在半路的觀景台逗留片刻. 
川先生很喜歡這樣的景象. 一整片大地, 氣象万千啊 ! 




最後, 我們沒等日落就火速離開, 要下山去吃韓國餐啦! hahahaha!!



我喜歡旅途中這種錯過美景又帶點遺憾的感覺, 它確實帶給我一種繼續走下走的正面力量! 





注:請繼續閱讀《吳哥之美》 第34頁

2012年1月13日 星期五

Day2 - 偉大的吳哥城

 早上吃過早餐,tuktuk司機就把我們載到大吳哥城南門. 
這裡是大吳哥王城的城門之一, 也是四大城門中保留最完善的一道城門. 
一輛又一輛的旅遊巴士和tuk tuk穿過城門. 四面八方的遊客都慕名而來. 我在書籍看過很多張關於大吳哥城的照片, 親眼看見南門的心情是非常不真實的.難以置信自己就站在書中! 

 
可以親眼一睹吳哥遺跡的莊嚴是一件非常感動又興奮的事情. 川先生雖然是看了一尊又一尊, 一間又一間的寺廟, 但他還是不斷發出譖嘆不已的聲音.





從南門進入就是一條不怎麼寬但很筆直的泊油路, tuk tuk司機緩慢前進, 兩旁的樹木不斷從我們身旁流逝. 過了一下子, 百因廟就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以為百因廟會在某個蔭庇的地方,但它卻是那樣赤裸裸的坐落在大路旁. 


(當然, 百因廟以前就是躲在森林裡,为了方便觀光所以才規劃了那麼多的柏油路線.) 





旅遊書是這樣說的, 百因廟是闍耶跋摩七世晚年為自己建造的陵寢,他厭倦了紛亂戰爭,他從印度教改信了大乘佛教,他追求內心和平時所綻放的微笑. 於是就建了百因廟. 這裡有多達一百多面佛頭靜穆的微笑. 

我讀吳哥之美:"戰爭消失了,橫屍遍野的場景消失了,瞋怒與威嚇的面孔消失了,只剩下一種極靜定的微笑,若有若無,在夕陽的光裡四處流盪,像一種花的芳香,連面容夜消失了,五官也消失了,只有微笑,在城市高處,無所不在,無時不在."






來我們在百因廟遇見很多小和尚,他們的大師兄看見遊客頻頻圍上來要拍照,馬上嚴肅的叫小和尚要咧嘴微笑.原本臉色嚴肅的小和尚竟然配合的對著我的鏡頭靦腆的微笑. 

相機螢幕裡的小和尚微笑的模樣和佛頭靜穆的微笑確實有幾分相似, 
我愣了一下, 過了許久才按下快門. 

最後我沒能抓住那神韻和微笑的畫面.
小和尚離開了, 我還愣在原地. 
到底是甚麼讓我覺得如此震撼呢?
翻開這張照片, 腦海中不斷映出微笑的小和尚.... 啊! 那微笑是多麼的與世無爭, 多麼的坦然, 沒有慾望也沒有執著.

.
.
.
.
離開百因廟, 繼續前往巴芳寺.



話說, 1960多年時, 法國某學院就開始巴芳寺修復的工作, 他們把石塊編好了號碼, 拆散解體, 然後準備重新組合. 只不過那時正值內戰時期, 因此耽誤了巴芳寺的修護. 更慘的是, 戰亂時期把原本編好號碼的石塊毀了. 戰后有一組人員負責重建, 聽說他們是在廢墟和丟亂的石塊中把巴芳寺重建修復的.



 
巴芳寺上方有很多重建的柱子.


一方是新的石柱, 後方則是吳哥時期遺留下來的石柱. 
吳哥總是提醒我時間的力量, 吳哥國王帶不走的國廟, 隨著時間的流逝, 2011年的我們背著背包慕名而來到這裡. 我冥想著吳哥王朝繁盛的時期, 想像著引道兩旁都是水, 想像在沒有護梯的狀況下, 是如何手腳共用和帶著信仰的力量攀爬上來.










從巴芳寺后放走下來,旁邊有乘涼的地方.天氣太熱, 於是我們選坐在樹隱下納涼. 草地上零零散散的堆了很多丟棄的石塊. 我坐在一塊廢棄的石塊上, 發現這裡的視野很好, 正好面對著巴芳寺的臥佛.

我翻開《吳哥之美》第42頁的"我在巴芳寺". 繼續閱讀:

Ming,我今天在巴芳寺庭院一角, 坐在一棵大樹下, 身邊是一塊塊散置的石頭,我和一些同行的朋友談起有關巴芳寺整修的故事, 一剎那間, 好像聽到石塊裡的哭聲和笑聲, 他們好像要站立起來, 要努力走到原來在的地方, 重建組成巴芳寺. 


我站了起來, 趕緊把屁股移開剛剛被我壓著的石塊. 



後來, 我們又去了空中宮殿, 鬥象台, 遠眺十二生肖塔. 



後來又經過了一些寺廟, 我們太累了懶惰下車走,所以就很乾脆的跳過. 
我們的tuk tuk司機看不過眼,覺得我們不應該錯過那麽多寺廟, 因此硬是要把我們停在Thommanon.




離開Thommanon, 我們繼續前往有名的Ta Phrom.



這裡有名的就是大樹依附在寺廟的景象. 整座寺廟彷彿被大自然森林給吞噬.



我們兩個笨蛋竟然在Ta Phrom差點迷路. 我用奔跑的速度穿過一道一道看似快倒塌的石門, 想要快點離開那些太有壓迫感的石牆設計. 後來我們找到了出路, 看見了所謂的大樹糾纏著石塊而生的偉大景觀. 但我們沒有看到最有名的那棵大樹,隨遇而安的心情在吳哥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 


雕刻在石塊上的女身身體也隨著石塊的崩裂而錯離開來, 她們原來優雅和緩的舞蹈姿態變得扭曲謬.苔痕斑點覆蓋在她們的臉上、手臂上、胸脯上,她們好像要隱褪在叢林間,她們的肉體與植物的肉體糾纏在一起,無法分開,好像生生世世,他們互相依存著,石塊和樹根,女神和藤蔓,藝術和歲月,雕刻和時間,變成不可分離的共生者. ---摘自吳哥之美第110頁


離開Ta Phorm, 已經下午兩點了. 司機在tuk tuk車裡熟睡中. 

於是我們去了附近的小吃攤吃午餐. 


噗!!!!一盤五塊美金的炒飯!


吃完飯,附近的小孩就開始纏著我們做生意.

恩, 他們這裡有一個規則,每間小吃店都有繩子劃分領域,不可以跨過他人的底盤兜售紀念品.客人在用餐時,大夥都會自動解散以不打擾的方式讓遊客安心吃完飯.然後遊客一離開攤販的某範圍(也有用繩子劃分),就不得在死纏爛打. 大家都默默的尊循著.


(吃完午餐,我們回房間休息睡個午覺.然後傍晚又看日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