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

印度,女人的宿命

 
上天賜她美貌,還有一雙深邃的眼睛。
她是個美麗的印度女人。
 
她轉過頭對我微笑,當她發現坐在車子里的我拿起相機的時候...
離開齋而浦,透過相片我才發現她缺了右手。
 
 
 
 
 
 
 
 
妳想起了泰戈爾筆下的印度女人,好像都有一種宿命。
他說,逃離吧!
逃離那些言語世俗眼光而筑起的圍牆。
然後得到自由。

妳讀《素芭》《一個女人的信》,
那個女人長大后的宿命就是嫁人的傳統。
還有枷鎖在她們身上的陪嫁金。
...
...
妳不敢再想象,全身鬆軟發麻。


自由,尊嚴,
失去以後,誰願意苟延殘喘?


而妳譴責我,
擁有那麽多,卻無能為它畫上翅膀!
 
 
 
 
(注:就是這張照片叫我以後在路上拍人都會卻步,所以我現在少拍人,除了特別的情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