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東加,吃的藝術



大叔帶我們去島上唯一可以takeaway的地方買午餐。
買午餐的地方是簡陋的pasar檔口,前面零零落落地放了桌子和椅子。
我原想在這裡胡亂吃一頓就繼續走接下來的路。

大叔卻叫我們外帶,然後一起去野餐。
我無法抗拒說要去野餐的建議, 當然一口就説“好!!”
大叔的四輪車左晃右擺的駛進小路,然後找到一處安靜的沙灘。

我們外帶的是一個人5塊東元的炸雞便當。
大叔帶的是他太太事先做好的午餐桶。
那桶像是加大型的白色冰淇淋桶,里邊裝了很多kasava(木薯), 還有一些香腸。

他們,
一家人,
一桶簡單的食物,
有太陽,微風,海浪聲的點綴。
吃,變成了一種生活藝術。





有一天,我們也外帶午餐盒到海邊去。
夏風輕輕的吹,把無畏的想法也吹散掉。

思緒變輕了,
我就像天使那樣,展開了翅膀,
飛起來。



2 則留言:

  1. 野餐啊~~~
    什么时候,这些简单的孩童时期乐趣
    一去不返:(

    回覆刪除
  2. 野餐啊!!!
    我到現在還是很喜歡。
    小時候家人都不會帶我們去野餐,長大后自己去!哈哈ha!

    回覆刪除